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六和资料网 >

中国农村世界经济的希望

2019-10-22 08:4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08年9月15日凌晨1点,当时的美国四大投行之一的雷曼兄弟宣布申请破产。一场席卷全世界的金融危机露出了它的狰狞面目。

  华尔街最初还打算要救援雷曼兄弟,因为放任它破产可能会造成连锁反应,加剧金融危机。但是当各大金融机构发现雷曼兄弟负债超过6100亿美元(约4万亿人民币)时,就都沉默了没有政府担保,谁都扶不起来雷曼兄弟。

  然而就这4万亿的债务,造成的连锁反应,让全世界又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个4万亿光是中国官方就自己独砸了4万亿,再往后的事情我不说你也知道了。

  由于全球化的加深,这场从美国开始的金融危机,迅速蔓延到全世界。由于中国早就改革开放,加入WTO也已经7年了,自然不能在这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中独善其身。

  对外贸依存度可以用进出口总额与当年GDP的比值来衡量。2002年刚加入WTO时,对外贸依存度刚突破50%,等到2007年金融危机前夕,对外贸依存度已经到了71%的高位。别看中国地广人多,那时候其实是一个像韩国、新加坡一样的外向型经济体。

  就在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的出口额就在2009年发生了16%的负增长,这就是对外贸依存度高的问题所在金融危机让发达国家的需求锐减,当发达国家的老百姓捂起钱包过日子的时候,买中国商品就少了,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出口额自然会大受打击。

  拉动经济的是“三驾马车”,即出口、投资和消费,伴随着出口缩减的,也有外商投资的萎靡,用看得见的手去强行刺激消费和内部投资,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不光是中国伸出了“看得见的手”来为经济托底,就连一贯重视自由市场、当时倾向于自由放任的共和党主政的美国,也开始采取行动积极救市。

  美国政府出手拯救了房利美、房地美这两家住房按揭贷款机构。尽管它们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金融危机,但它们一旦倒下,金融危机会有更难以预料的后果,于是它们就只能“大而不能倒”,接受美国政府的注资并被接管,变成了经济活死人。

  而在货币手段上,2007年9月到2008年12月,美联储连续10次降息,最终将联邦基金利率降至接近零的水平,开启了一轮大放水,救活了另一批风雨飘摇的企业。

  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也因为在金融危机中的果断表现,被《时代周刊》评为2009年度人物第一位。

  那一年的《时代周刊》年度人物第二位,则是一个群体中国工人。

  《时代周刊》的理由是,中国经济顺利实现“保八”,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继续保持最快的发展速度,并带领世界走向经济复苏,这些功劳首先要归功于中国千千万万勤劳坚韧的普通工人。

  众所周知,中国工人群体里,有很大一部分是农民工,而他们的就业遭受了金融危机的很大打击。2008年1-9月份,仅广东一省就倒闭了1.5万户中小企业。2009年春节前返乡的农民工里,因企业关停、企业裁员、找不到工作、收入低等与金融危机有关的因素而返乡的农民工高达1200万人这都赶上了一个二线城市或者小国家的人口总量了。

  而这部分因金融危机影响,在2009年春节后不再继续外出的农民工里,有接近七成留在了本地务农。

  这体现了中国农村劳动力“蓄水池”的作用。上千万的农民工,虽然进城打工,但他们的户籍还在农村。尽管他们因为户口原因,不能享受到打工所在城市的福利待遇,但在农村也有他们的一份地,当经济形势恶化,在城里找不到工作的时候,他们还可以回乡种地。

  当然,回家务农顶多是吃不饱饿不死,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农民将家里的地抛荒,去城里打工了尽管他们在城里的工资并不高,但也要比务农赚的多得多了。

  就这样,在经济繁荣的时候,农村给城市输送着大量价格便宜、却坚强有力的产业肌肉。而在经济疲软,需求不那么旺盛,工作岗位没那么多的时候,农民工又可以回到自己家里的一亩三分地上,安安静静过日子,不至于在城市聚集形成不稳定因素。

  好在本世纪初,各项惠农政策逐步出台,开始了“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新时代。

  2006年,农业税全面取消,2007年农村义务教育免费,新农合和农村低保也在不断推进。

  2003-2009年间,据估算,国家财政用于三农的资金超过3万亿元。而农业基本建设支出早在上世纪末就开始提升,像水库、沟渠、树林等农业生产的基础设施需要定期大量投入,才能维护好并保证农业生产。

  回顾那几年,这3万亿的投入可以说是很及时。没有多少人能够预料到2008年会爆发全球范围内的金融危机,如果不是在前些年对农村的大力投入,农村恐怕难以吸纳在金融危机中受影响回到农村的农民。

  这一笔投入,可是在为农村夯实基础之时,和金融危机争分夺秒。它让中国在面对金融危机时,有了一层温柔的缓冲垫。

  减轻农民负担、增加农村投入,除了投资拉动经济的逻辑之外,还从扩大内需方面帮助经济增长。在各项惠农措施出台之后,农村的福利得以释放,农民更舍得花钱了。

  农村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从上世纪末每年不到3%(以前的农民生活得有多苦),到十年后高达15%以上。农民花钱越来越爽快,也就意味着扩大内需效果越来越好。

  中国经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三驾马车”里出口和投资都很给力,经济对其依赖度很高,可是消费却一直难提升。

  中国人民苦日子过惯了,勤俭节约的观念早就刻在了骨子里,储蓄率也一直居高不下。可按照凯恩斯的话讲,节俭对个人是美德,对国家和社会可能是灾难,一个没有消费的经济体也不会有多少投资,钱滚动不起来,那也不过是个活死人的状态。

  为了扩大内需,不少高招也都想出来了。比如住房彻底商品化,民众就只能拿出积攒的六个钱包先咬咬牙买套房上车再说。当年那句:

  这种住房商品化的做法,会造成房地产行业快速发展,却在一定程度上挤出了其他方面的消费。

  前文提到了,对中国农村不用进行补贴,单纯减轻负担,就可以大幅度提升消费。这是因为中国农村有着旺盛的消费需求得不到满足。

  说白了,农民很想买东西,手头却没钱或不敢花钱。减少他们的负担,有了闲钱,他们就会热情地掏腰包。

  其实仅仅在十多年前,某些常见家电对于不少农村家庭来说都是罕见的东西。洗衣机的占有率农村只有城市的一半,空调占有率更是只有城市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当时的农村市场还有相当大的潜力可挖。2008年底尚有2.1亿农户, 如果农村家电产品普及率提高1个百分点, 每种家电就可增加200多万台的需求量。

  2007年底开始, 山东、河南、四川三省成为首批“家电下乡”政策试点地区。而在2008年金融危机愈演愈烈的时候,为了进一步拉动内需,家电下乡政策推向全国。

  当时的补贴力度是比较大的,农户可以得到产品售价13%的财政资金直接补贴。

  某种程度上,家电下乡救了中国家电厂商的急。比如彩电在出口萎缩的情况下,2008年底内销数量逆势增长。

  更加厚实的补贴则给到了后续推出的“汽车下乡”政策中。“汽车下乡”对农户补贴是:汽车销售价格每辆5万元及以下的,补贴销售价格的10%;销售价格每辆5万元以上的,定额补贴5000元;在实际操作中各省略有不同。

  由于汽车在农村可以用于生产,“汽车下乡”大大刺激了特定汽车的销量。像五菱之光和东风小康的销量就相当火爆。

  而在河北省政策是50000元以上车型,除国家补贴5000元之外,河北省额外补贴2000元,间接带动了长城皮卡的销售,好好地帮了河北制造业之光一把。

  可能这些车型城市人不大熟悉,看了它们的照片还会嫌土,但它们确实是农村生产生活的好帮手,是农村最真实的需求。

  总体来说,“家电下乡”的满意度还是很高的,在多地的多项调查中,参加“家电下乡”的农户对其满意度都在八成左右。

  在“家电下乡”政策推出时,商务部和财政部对“家电下乡”产品的限价范围进行了明确的规定,而且以招标的形式进行定价,定价比市面上的正常价格要低很多,这就导致能入选“家电下乡”的产品多为款式老旧的中低端产品。不少商家把家电下乡当成了去库存的好机会。

  款式老旧也就罢了,有时甚至还有质量问题。2010年,女乘客抢夺公交车方向盘致撞车 已被浦东检,中国消协与第一批试点的一些省份的消费者协会对“家电下乡”产品的售后服务情况进行了联合实地考察,考察结果显示“家电下乡”产品的整体返修率接近13%,结合那13%的补贴力度,还真是一分价钱一分货。

  农村地处偏远,十多年前路都不完善,家电是下了乡,可是售后服务网络很难触达农村,产品质量有问题连维修都困难。

  又比如五年来,新改建农村公路139.2万公里,农村公路总里程达到405万公里,通硬化路建制村已经高达99.47%。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为物流提供了良好条件。

  在发生贸易摩擦、全球化退潮的大背景下,世界经济还是有恶化的风险。坚持对农村劳动力“蓄水池”的投资,也是为中国在下一次可能到来的金融危机中准备好缓冲空间。

  以拼多多为例,其在2019年联合百大品牌,推动“品牌下乡”和农村市场消费升级。

  以往的“家电下乡”,有着局限在家电领域、多以老旧款式下乡等缺陷。毕竟政策是“看得见的手”,比起市场手段还是生硬一点。

  而如今通过拼多多这样的电商,可以做到品类更齐全,手段更灵活。雀巢、立顿、娃哈哈、百草味、威露士、滴露、心相印、七度空间等在内的食品、家具建材、电器、日化等超过100种各类知名品牌,都能借着拼多多的平台下沉到农村市场。

  今年拼多多将对购买上述品牌的下沉渠道消费者进行不低于5亿元的定向补贴,刺激农村消费,也算是很有诚意了。

  值得一提的是,拼多多今年也涉足了汽车交易,搞了一个“66拼车节(限量6.6折)”的活动。如此大的折扣力度吸引了大量消费者,活动累计上线秒内就在平台上一扫而空,这也让人领略到拼多多能把车卖得多嗨。

  在下一次金融危机来临之前,无论如何充分挖掘内需是要做的事情贸易摩擦让出口变的越来越不可靠。拼多多给我们展示了,农村的消费市场还有很多潜力可挖。而收入改善的农村居民释放出来的内需,可能会是我们战胜下一轮金融危机的秘密武器。